• 阳泉发现一枚疑似炮弹 警方迅速处置 2019-11-12
  • 安徽省高校公共体艺教育推行俱乐部制 2019-11-1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11-08
  • 1天400吨 宁波这个餐厨垃圾处理厂月底开始运行 2019-11-06
  • 坚持和发展新型政党制度 2019-11-06
  • 【学习时刻】管清友:归本源、化风险、促改革,让金融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2019-10-28
  • 美国八旬教授 太原免费教英语 2019-10-24
  • 我国自主研发的疏浚重器“天鲲号”首次试航成功 2019-10-24
  • 确定这是热身赛?吴前拼到大腿抽筋 拆绷带继续干 2019-10-17
  • 杭州控烟令修改草案拟允许室内设吸烟区,控烟专家:跌破眼镜 2019-10-17
  • 全面从严治党,以更高能力和水平引领新时代——来自基层蹲点现场的报道 2019-10-15
  • 第525期:吃素养生?没想到加重心脑血管疾病风险 2019-10-15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10-15
  • 组图:第98届全国糖酒会开幕 “中国风”席卷整个白酒馆 2019-10-11
  • 银保监会:一季度保险偿付能力248% 较上季末下降3个百分点 2019-10-04
  • 当前位置: 八闽福建麻将官网下载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藏匿喜欢(傅之屿晏栖)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藏匿喜欢(傅之屿晏栖)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九星福建麻将辅助:藏匿喜欢(傅之屿晏栖)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八闽福建麻将官网下载 www.qwduu.tw 主人公叫傅之屿和晏栖的小说是藏匿喜欢小说免费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荣槿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天,有网友扒出傅之屿无名指带的是D.MO旗下仅此一款的婚戒,言论顿时炸翻了锅。在新电影发布会上,傅之屿面对层层追问,温柔低眉看了眼婚戒。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人公叫傅之屿和晏栖的小说是藏匿喜欢小说免费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荣槿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某天,有网友扒出傅之屿无名指带的是D.MO旗下仅此一款的婚戒,言论顿时炸翻了锅。在新电影发布会上,傅之屿面对层层追问,温柔低眉看了眼婚戒,语气淡淡:“婚戒是我夫人设计的,有什么问题么?”

    傅之屿晏栖小说简介

    他将一侧的壁灯打开,橘色灯光下,满室的氛围衬的温暖又旖旎。
    晏栖朦朦胧胧听到脚步声,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声调温软甜糯地勾着他:“肚子疼,要揉揉。”
    “要揉揉?”傅之屿重复了一遍她的诉求,似是在确定是否真的需要他这么做。

    藏匿喜欢免费章节精彩赏析

    栗樱向来注意保持身材,高卡路里的蛋糕是沾都不会沾的,一想到吃下去要在健身房练多久,她就觉得是妥妥的噩梦。
    吃饱喝足,两人也有一小段时间没有见面,果断选了家附近的高端商场去扫货。
    秋冬时节,栗樱挑了双棕色马丁靴,设计样式倒是别致。
    “好看吗?”
    晏栖点点头:“和你的衣服蛮搭的。”
    栗樱似是打定了主意,要售货员把这双鞋包起来了,“那我今晚就穿这双鞋回栗家。”
    知道她不是个恋家的主儿,晏栖眼波流转:“哪阵东风要把你吹回去啊?”
    “还是你了解我。”栗樱正色道:“我们家老爷子的生日。”
    晏栖坐姿优雅,直接说出自己的顾虑:“栗子,可你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我有什么脸色不好的?我那两个废物哥哥今天也会回来罢了,不知道又要搞什么小动作气老爷子呢。”
    权贵圈都知道老爷子最是宠栗樱这个小女儿,原因无二,谁让两个儿子不争气还不孝顺呢?
    久而久之,周围人也会有意抬高栗樱的地位,头衔是斯凯瑞的千金,也是江城圈子里的第一名媛。
    因栗樱在试围巾,晏栖勾过装着马丁靴的购物袋问:“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我二哥新交了个女朋友,女方家里父亲早逝,还有个病重的母亲,所以还在上大学就出来陪酒了。”栗樱表情一变:“据说他还想把人带到爸的寿宴上呢。”
    “就老爷子那个暴脾气,在寿宴上当众赏他一耳光就是好的。”
    说着,栗??嘈α似鹄矗?ldquo;我们这样的出身,早注定了结局,女朋友和未来妻子是不能划等号的。被老爷子知道了,生气也是必然的结果。”
    栗樱向来洒脱,没想到也有说出人生哲理的一刻。
    “其实,我很羡慕你啊七七,傅之屿对你很好。”
    晏栖浅笑不语,她和傅之屿之间掺杂了太多陈年旧事,倒有些剪不断理还乱了。
    两人扫货满满,栗樱觉得自己的臂力就是在购物中练就的。
    “前面怎么......这么多人啊?”晏栖也时不时会来这家高级商场,可今天并不是什么公休或节假日,不仅是商场二层人山人海,就连二到三层的电梯都强制制停,站在上面的很多都是女孩子。
    栗樱观察了一下局势,又火速从上面的视角看到下方的地广。
    “不会吧???”
    听到她震惊的语气,晏栖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栗樱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到微博的超话界面,里面铺天盖地全是席灿一今天活动的高清照和小视频。
    “我在飞机上没留意,但运气好到逛个街都能碰上自家爱豆的活动,也是没谁了。”
    直到她语气越来越轻快,晏栖抽动了下嘴角:“你的意思不会是我们也要加入那些人里面吧?”
    栗樱冲她眨巴着眼睛,看上去很是可怜的样子:“七七,我知道你最宠我,对我最好了......”
    “姑奶奶,得了得了。”晏栖无奈望天,***三层外三层的架势,她就由衷佩服追星女孩的阵仗。
    “据说活动现场可以签名来着。”为了让栗樱从正常途径获得一个签名,晏栖一咬牙同意了。
    看的出来席灿一今天状态很好,穿了身王子一样的酒红色西服,可能是现场躁动的有些热,他开始脱衣服时,粉丝的热情愈发高涨。
    内搭的白色泡泡袖服装也和王子的主题相得益彰,晏栖注意到他没有握话筒的一只手还套了一只猫爪子的手套,用粉丝的话来形容就是全场最可爱的崽。
    爱豆之所以称之为爱豆,就是因为能满足崇拜者的某种需求,与之相对的是,崇拜也能是活埋。
    席灿一私下是一个大男孩,但在台上,真真是一举一动都发着光,让人移不开眼。
    和主持人的互动轻松有趣,在为品牌介绍的时候,也不会过于拘束。
    活动散场,因为人数限制,栗?;故敲荒苣玫较右坏那┟?。
    见她神情恹恹,晏栖还安慰了好一会儿,好在栗樱在这些事情上也不强求,她追星图的只是快乐,糟心的即使过了脑子也能很快抛掷一边。
    晏栖去到商场后面的停车场,前门堵着的粉丝不少,席灿一在安保人员的建议下转移到后门通道,这才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晏栖姐?”
    她也是一怔,想到前门如蜂群涌动的粉丝,很快理解过来为什么席灿一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七七,你还不上车吗?”栗樱探出头来,结果看见两人双双回头注视着自己。
    栗樱眼睛睁的圆溜溜,没一会儿反应过来下了车,朝着晏栖挤眉弄眼了一番,意思仿佛是在问,你和席灿一什么时候那么熟的。
    毕竟是私下见面,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晏栖的做法很小心:“想必你还有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扰了。”
    “诶......”栗樱欲言又止,但又害怕在这种场合要签名会被打击成私生饭。
    “灿一,我很喜欢你。你要继续在舞台上闪闪发光。”栗樱一股脑地借势将真心话脱口而出,说的晏栖是一愣一愣的。
    席灿一还是维持了标准的明星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多说了几声谢谢后问道:“你是晏栖姐的朋友?”
    “对。”晏栖将手揣进大衣口袋里:“她真的还挺喜欢你的。”
    “有笔吗?”他浅浅地勾唇笑,露出一侧的虎牙来,少年感十足。
    栗樱忙不迭从包里掏出一支在秀场工作留下的记号笔:“有有有。”
    “签在这上面可以吗?”晏栖看着栗樱把自己的手机壳推给席灿一,他似乎也是惊讶了下,随即同意,很是公事公办地留下了名字。
    ***车内的助理已经开始了催促:“灿一,马上要去录音棚了。”
    “来了。”他勾起下巴处的口罩,密不透风的,就像他的心一样,一直以来都是一堵坚硬的围墙,很少有人往里窥探半分。
    “再见。”晏栖冲他挥了挥手。
    栗樱抱着自己的手机壳爱不释手,差点连招呼都忘了打。
    席灿一把手从兜里拿出来,“后会有期。”
    “今天算是在线追星成功啊我的天!!!”栗樱坐在副驾驶座上,觉得一切快的就像一场梦。
    “咦,七七,你和席灿一很熟吗?”
    晏栖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她就猜到栗?;嵴饷次?。
    “工作上的往来而已。”
    栗樱问了个很私人的问题:“你觉得他私下是什么样子?总不可能还是个完美idol。”
    “挺......捉摸不透的。”她具体说不上来,但能感觉到席灿一的本心很纯粹,只不过对人的疏离感太重,即使他那天燃起来了一时的热情,她也不敢乱下定义。
    但晏栖怎么也不会想到只是简单地逗留了几分钟说话就造成了后续的轰动。
    第二天一早,先是一位说是圈内的人士爆料,说当红流量席灿一居然拿着粉丝砸来的钱偷偷谈恋爱,并配图了一张那天下午在停车场偷拍的照片。
    照片中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晏栖。
    因为抓拍角度的奇妙,两人的间隔显得很小,席灿一看向她的眼神也是出奇的温柔。
    流量型艺人主要靠粉丝,谁都知道在当红时期谈恋爱无异于自毁前程。
    粉黑和各路营销号下场的结果就是热搜飙升第一,直接将微博弄瘫痪了。
    【我家哥哥专注作品,无端造谣的事情抱走不约哦,多多期待下月发行的新专辑吧?!?br>【光是一张图能看出朵花来啊,就算是普通朋友,没有肢体接触,你们就能通过眼神来判断谈恋爱???】
    【之前节目中途录制的事情都没解释清楚,要是因为女友所以逃掉了直播,现在就脱粉,真心受不了拿粉丝钱谈恋爱的?!?br>晏栖点开热搜的时候完全是一脸黑人问号,她这是成冤大头了?无良媒体说什么不好,偏偏要给她这个有妇之夫按头一个新男友。
    中午的剧组都是吃盒饭,傅之屿也不搞特殊,他经历过比这苦十倍的日子,也没抱怨没放弃过。
    “傅导。”方闻扭扭捏捏地端着自己那份饭过来。
    傅之屿给他挪了个板凳过来:“坐。”
    方闻犹豫再三,还是把手机的热搜界面给他看:“傅导你看。”
    本来傅之屿是波澜不惊的,可越往下看,他的眉头就凝重一分,到后来,连眼底都泛着骇人的惊蛰。
    他相信晏栖,也认定这么没用的一张照片是无稽之谈,撂了筷子,表情阴郁:“谁爆料的?”
    “是这个。”方闻把微博用户的界面调给他看,“还是个新号,估计是席灿一得罪的什么圈内的资本力量。”
    傅之屿没再动组里的饭,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像极了一头以身饲养的鹰。
    “方闻,你知道的,该怎么做。”虽是口吻轻松,可晦暗不明的表情说明了他现在的心情不是一般的不好。
    方闻战战兢兢接受了指令:“明白了。”
    “要不要和夫人知会一声?”
    “不用了。”
    娱乐圈里肮脏的一面,他还是不情愿让晏栖看到甚至受到丝毫沾染。
    傅之屿一根一根掰着手指头,指节之间发出清脆的声响:“下午的戏正???。”
    消息发酵不过几小时,搞得晏栖在办公室的精力都不太集中,再拿起手机犹豫要不要给傅之屿解释时,她惊讶地发现那条本应稳居第一的热搜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相关词条也全部清空,没有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藏匿喜欢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她揉了下眼睛,以为是工作疲惫看花了眼,抑或是微博出了bug,总而言之,盖棺定论后,结果的确是没有相应词条。
    是席灿一利益相关方下场做的?
    也不应该啊......艺人的公关团队也不会有如此大的权力才对。
    晏栖做了几个排除法,还是没得出结论。
    恰巧,栗樱也在此时予以“关怀致电”。
    实习生从外头的玻璃窗瞄了一眼才伸手开门:“晏栖姐,还不下班吗?”
    还没等栗???,晏栖就俯下身小声对电话那头说:“姐妹儿我先处理下工作,几分钟后我打给你。”
    她从法国总部调动回来,只受命于Scarlett,所以在这一批实习生谁走谁留上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她放软了语气:“我还没下班,有什么事儿吗?”
    “这是这段时间的绩效考核,晏栖姐您看看。”
    晏栖接过实习生小心翼翼递过来的文件,屏气凝神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中充斥着单方面的急切。
    绩效考核里来单独找她的这位实习生确实是成绩最优秀的,来的目的也很明确,想留在她的组里做事。
    不过目前她还没有把哪个实习生收归麾下的意图,婉转回绝道:“实习考核成绩是最重要的参考依据,但后续还要看公司人员流动的分配。时间不早了,你先下班吧。”
    看着实习生略有些失望地走了出去,晏栖把考核表收进抽屉里才给栗樱打过去,解释道:“刚公司实习生找我呢,我不近人情地给人回绝了。”
    “听你语气,心情没受多少影响,我放心了。”
    晏栖伸了个懒腰:“我又不是艺人,能受什么影响啊?”
    虽说今天工作分了神,到底不如席灿一工作室那边的***压力。
    栗樱在那头啧了一声,觉得晏栖对娱乐圈中的***力量了解的还是太少。
    “你是不知道那些粉丝的恐怖,照片没有你的正面,她们还想扒出有关你的正面照片和家境,好在在实施之前,话题已经被撤掉了。”
    “被撤掉的时间也太及时了,我都怀疑是不是席灿一......”
    剩下的话栗樱赶紧囫囵了下去,对自家爱豆的不好的猜测只能说明是她的臆想。
    “他工作室要炒恋情,对象也不应该选择我,和当前大热的女星贴就是了,虽然会损失部分粉丝,但也能引来国民度。”晏栖分析的很理智,她从来都不是自乱阵脚的人。
    “那给你们撤热搜的会是谁啊?”栗樱心中一梗,瞳孔骤缩:“你们家傅导知道这事儿吗?”
    晏栖走到办公室的百叶窗前,指骨摁下两片横片,如实回答:“我还没问。”
    “我真感觉是你老公做的。”栗樱抿了口咖啡:“据我所知,他在圈中的势力和地位都是腕儿级别的。”
    “傅之屿......”晏栖满脑子问号:“不太可能吧,我怎么觉得他不会太关注这些啊?”
    “等他回家你问问就是了。”
    也不知道栗樱出的算不算是馊点子。
    累了一整天,晏栖到家后点了日料的外卖,寿司不多,刚刚饱腹。
    想着傅之屿的人恨不得都睡在组里了,她打电话过去像在查岗,总有点此地不应三百两的意思,可要当面问,都不知道人今晚上回不回来。
    洗了澡抹完身体***,她低头嗅了嗅,若有若无的清新茶香味萦绕在鼻息。
    书架上多半是傅之屿的书,都是有关编导类的,她也看不***,犄角旮旯里装模作样摆了几本杂志,是栗樱在秀场转赠给她的礼物。
    别说,一个人占用大床还是***的,虽然不太习惯旁边空空如也的。
    晏栖拉回自己的思绪,对着杂志上的模特时尚专访看来看去,注意力好像根本不在这上面。
    【今晚上我回来一趟?!?br>收到傅之屿发来的这条微信时,晏栖控制不住地拉了几下小被子。
    还真被她念叨住了???
    合了杂志,她只觉得小腹下端隐隐作痛,想着快到了日子便垫了一片小翅膀。
    傅之屿发完信息,回到监视器前,今晚上要监一场大夜的戏,现场工作人员困的不行了,有的趁着在布置道具时小眯一会儿,瞧着傅导还是精神抖擞、一丝不苟的样子,一些别的心思便收了收。
    “洒雨的角度往这边来一点。”金框眼镜架在他秀挺的鼻梁上,泛着有质感的光泽。
    现场道具布置在傅之屿的协助下很快变得井井有条,方闻让负责人开了洒雨的机器,“雨再大一点,好好好,就这个量。”
    这场戏是男一号的内心挣扎戏,只有单人镜头,但要表现出知道了真相的痛苦与内心的纠结,算是剧中的一个小高潮。
    傅之屿往上推了下眼镜,通过对讲机传递讯息:“让演员就位。”
    “是,男一准备。”方闻知道傅之屿的行事作风,在别的组,让替身淋雨是常有的事情,可演员之所以是演员,就是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感受人物,否则出来的形象根本谈不上有血有肉。
    这位男一号是陈导选的,前几年一直籍籍无名,可演技和实力都是有的,如果这部戏能作为跳板,连傅之屿也很看好他的前途。
    无关人员清了场,傅之屿在监视器里看男一的爆发力,不得不说,他的确对这个人物演绎到了骨子里,能引起人很强烈的共鸣感。
    直到最后一个镜头,男一跪在地上,任雨水冲刷,可脊背笔直,和人物的个性又极其吻合。
    “cut——”傅之屿拍拍手:“一条过,演的很好。”
    男一从雨幕里出来,搭了条毛巾在肩膀上:“谢谢傅导之前在人物上给我的指点。”
    傅之屿阅人无数,挤出赞美的词也实属吝啬:“你有悟性。”
    由于洒雨器出了点问题,喷洒的角度一换,傅之屿不得已也淋到了大雨,揭下金框眼镜,上面沾染了很多水珠。
    方闻递过来一条毛巾给他擦拭,傅之屿接过后继续指挥道:“再把洒雨器检查一下,免得出问题。”
    大夜戏拍完,已经接近凌晨两三点。
    月上中天,一路静谧。
    晏栖本来是想等到傅之屿回来的,可眼皮子打架,实在熬不住。
    因为经期疼,她脸色惨白并不好看,额头也冒了些冷汗,睡得迷迷糊糊的。
    梦境里,她是因为想吃火锅,结果吃坏了肚子才疼痛起来,就是痛的太真实了。
    “火锅,呜呜呜呜......”
    傅之屿找了件外套披上,听清楚她在说什么时,鼻端发出一声轻笑。
    他将一侧的壁灯打开,橘色灯光下,满室的氛围衬的温暖又旖旎。
    晏栖朦朦胧胧听到脚步声,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声调温软甜糯地勾着他:“肚子疼,要揉揉。”
    “要揉揉?”傅之屿重复了一遍她的诉求,似是在确定是否真的需要他这么做。
    她再次合上眸子,提着下颚昂头,不轻不重地“嗯”了声。
    视线游移上去,傅之屿发现她看起来状态并不好,可能真的是身体状况不佳。
    见傅之屿半天没有动作,晏栖干脆上了手,拉过他的手往自己小腹上带。
    傅之屿被带的半倒在床上,单膝撑着床沿,移开她放在小腹上纤弱无骨的手腕,陡然间闻到了一阵好闻的清茶香。
    他的呼吸愈加炙热,可手还是很规矩,在她说痛的位置慢慢揉,手法虽拙劣了些,但的确排解了不少。
    晏栖突然翻了个身,他宽大的手掌直接触碰到女人的腰肢,最直接的触感就是温暖滑腻,盈盈一握,令人爱不释手。
    许是傅之屿掌心温度要比她身体高很多,晏栖转了醒,看见了男人隐隐约约的轮廓,嘟囔道:“回来了啊。”
    “刚到家,有夜戏所以晚了。”他喉头上下滚动,垂眉问:“还疼不疼?”
    她面色发窘,成了猪肝红,声音小如蚊子嗡:“好了点。”
    感受到了身下的黏腻,晏栖想着自己现在怕不是就血流成河了......
    起身趿着拖鞋倒了杯热水,晏栖手贴着杯壁,往杯中吹了吹气。
    殊不知,她现在的脑子里也在头脑风暴,自己先说还是等傅之屿问起,纠结了半晌,晏栖清了清嗓子:“白天热搜的事情......”
    傅之屿没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眼神坚定:“七七,不用多说。我知道的,无稽之谈罢了。”
    “所以,热搜和话题是你要求撤的?”
    问出来时,晏栖还抱着一丝侥幸,直到傅之屿坦然点头:“是。”
    她好像对自己的老公之前有什么误解???
    晏栖现在简直是瞠目结舌,放下那一杯水,手指莫名不安地交拢着问:“为什么?”
    因为他看不惯有些“道德天使”干着网络暴力的事情,甚至空***来风、无口造谣。他也不希望晏栖受到任何一丝不相关的攻击。
    可话到了嘴边,傅之屿只是颇有深意地说了句:“你就当我是吃醋了吧。”

    小编点评

    如果你喜欢藏匿喜欢 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这本书的风格,就请动动手指,点击收藏一下吧,本书大纲完整,存稿丰富,请大家放心入坑,么么哒!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 阳泉发现一枚疑似炮弹 警方迅速处置 2019-11-12
  • 安徽省高校公共体艺教育推行俱乐部制 2019-11-12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11-08
  • 1天400吨 宁波这个餐厨垃圾处理厂月底开始运行 2019-11-06
  • 坚持和发展新型政党制度 2019-11-06
  • 【学习时刻】管清友:归本源、化风险、促改革,让金融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2019-10-28
  • 美国八旬教授 太原免费教英语 2019-10-24
  • 我国自主研发的疏浚重器“天鲲号”首次试航成功 2019-10-24
  • 确定这是热身赛?吴前拼到大腿抽筋 拆绷带继续干 2019-10-17
  • 杭州控烟令修改草案拟允许室内设吸烟区,控烟专家:跌破眼镜 2019-10-17
  • 全面从严治党,以更高能力和水平引领新时代——来自基层蹲点现场的报道 2019-10-15
  • 第525期:吃素养生?没想到加重心脑血管疾病风险 2019-10-15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10-15
  • 组图:第98届全国糖酒会开幕 “中国风”席卷整个白酒馆 2019-10-11
  • 银保监会:一季度保险偿付能力248% 较上季末下降3个百分点 2019-10-04
  • pk10高手全天计划 11选5前三万能6码 常见的手机赚钱软件是什么意思 论坛高手3肖6码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双色球杀红球专家杀号 北京pk拾倍投骗局 重庆时时开奖软件 排球联赛2019直播时间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